Wednesday, March 24, 2010

交換臉書帳號成為新交友的必要程序



起先是輕鬆的了解不常聯絡的朋友
然後是枝微末節 佔據過多生活比例
將它暫時關閉
卻每天都有人從各個媒介寄來它的連結

喜歡的偶像在這裡成立粉絲團
益智的經營的追求速度的各種遊戲消磨
網誌微網誌照片影片隨意嵌入

只來了兩天的沙塵暴讓人心惶惶
其實臉書依賴症好像比較令人害怕

Friday, November 06, 2009

剪輯筆記

video

(前言)一直都想整理跟剪輯工作經驗中偶而閃過的念頭,可能是想特別記下來的事或者常被問到的問題。因為跟朋友聊天提到未來有一份工作要談,工作內容與現在略有差異,朋友提供自己做決定的方法,就是把新舊工作的列一份正負喜惡評估當做參考。於是就想利用這個機會把腦子裡的想法寫出來;也許內容有些破碎雜亂,但慢慢理出來後,說不定會有比較明確的方向。


一、倒數版

倒數版的功能,主要是幫助影像與聲音檔能夠同步。剪好的影片離開剪接室會加上效果或是送去調光,而聲音則會進錄音室作聲音修改、配樂或搭上旁白。這樣一來一往,必須要有一個參考點幫助對齊最後完成的影像與聲音,倒數版的功能就在於此。

倒數版沒有固定自哪一秒倒數,我的習慣是五秒。
倒數至兩秒正時,畫面出現2,這一格搭上1K tone的嗶聲(一秒在底片或影帶會分成24或30格),
確定了影音同步,也確定在1秒23/29格後,影片正式開始。
若頭尾都有這樣的參考點,便能確認影像與聲音時間是不是一樣長。

可能是唸劇場的關係,完成剪輯後製作倒數版時我都很開心,就像戲開演前的三明三暗,接著一段虛擬世界的旅程;而這個旅程的節奏、感受,有許多時候都是由剪輯師來決定的。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無題,或者無解


凌遲人的案子眼看即將結束,就像前些日子的大月亮,卻還是碰不到。
嘲諷的口吻也抵擋不住瞬息萬變的老闆的思緒。
該選擇一趟發懶的小島旅行,還是捕捉瞬間的數位單眼。
哈姆雷特你覺得這是不是個問題呢?

同事那天桌上放著一張CD,陳昇魔鬼的情詩。馬上回到高三的宿舍場景,隨身聽裡聽到壞掉的錄音帶時期。以前喜歡紅色氣球,現在喜歡別讓我哭。

最近的歌單
圖騰的藍天
張懸的嫁禍進行式
昊恩家家的Da La La La
Travis的Side
Robbie Williams的If It's Hurting You
陳奕迅的狂人日記

人真的不能做壞事
否則約喜歡的人低調午餐硬是會被朋友的朋友堵到偷偷留下證據的照片
人真的不能做壞事
否則頂著牙痛去診所正好遇上馬尾妤被記者堵到氣得手一直發抖

對於想要過的人生,還要幾點才換得到?

Tuesday, May 13, 2008

小片刻

今天陽光正好,頂樓陽台的吸菸區風強勁。靠著牆稍微放下緊張壓力,看著白雲在藍天中飄動。
回到室內,看到了一個畫面,安靜,卻如此聚焦,我忍不住拍了下來。

Monday, April 07, 2008

長週末第三日



連續爽了兩天,昨晚把今日的待辦事項記下來,並且將鬧鐘調回七點半。
很奇怪,連續假期連續惡夢。半夢半醒之間貝貝不知在門邊幹什麼。
鬧鐘響,兀自又昏沈過去,亂頂一通。
手垂到床沿,貝貝磨蹭。原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牠已經學會轉喇叭鎖,我應該多多開發牠的專長。
醒來,一樣的烤葡萄土司加咖啡。接著就是按表操課。
洗碗,洗羽毛衣,又丟了一堆衣服進洗衣機。為何我總有洗不完的衣服?
接著週日兩小時運動課。紅通通的肩膀果然不適合跟槓鈴玩樂,但是對著鏡子,我看起來真是陽光健康。
看了電視上的廣告又查了網站,決定用分期去買新相機。我希望Z77你陪我久一點。手機和耳機原本是我汰換率最高的物件,沒想到連相機也開始追趕,我跟機,不甚合。
又晃到超級市場,買蛋。
我記得小時候十顆蛋二十五塊,上個月四十塊,現在已經超過五十。五折再五折的調味牛肉片和七折紅茶,我開始學習趙媽媽的勤儉美德。
回家先煮午餐並且快吃。接著是掃地、洗衣服、洗貓、擦貓然後吹乾(當作襯底的電視聲音怎麼都是西瓜大道?)。洗碗,再把身上都是貓毛的本身又洗了一遍。這三天我洗了大約十次澡,沖著不冷不熱的水,發現不牽掛誰令人舒坦。
長週末已經尾聲,我過得十分充實且快樂。

我討厭寫記敘文。我愛晴天。

Saturday, April 05, 2008

長週末第二日



昨晚在綠精靈的召喚下,無法看完一部片便昏沈睡去。
又一個令人不舒服的夢。
手機響,將我自痛苦中解脫。
不是鬧鐘,是朋友要我起身看看窗外頭。原本不看好今日會有美好陽光,但氣象預報神準,於是準備實行今日計畫:2008白沙灣首晒。
機車轉捷運再轉公車,兩個小時太陽與雲層的交替過後,抵達目的地迎接我們的是燦爛金黃。
每次與奇一塊日光浴,包細霞附身戲碼必定又一次上演。把身體交給太陽與沙灘,把眼睛留給來來去去的男男女女。今天的風不大溫度也不猛熱,三個人睡了個午覺繼續左顧右盼,另一個早上被叫醒在孤單雙人床的榮編織著一個又一個美麗夢想。
為了滿足交友檔案裡的新相簿,開開心心的不停按下快門,沖了冰涼的澡後,跟著日落腳步回到淡水。我說好久沒吃阿給,晚餐排了差不多半小時的隊,第一次吃到創始店。
黑夜降臨,晚風輕拂,走到大學時代後院的淡水老街,吃比美枝頭髮還高的霜淇淋,人潮擁擠。
全身也開始紅通通。
今天是美好一天。

長週末第一日




以防萬一定了十點的鬧鐘,但是九點就醒了。
今天不用趕上班,同樣的早餐慢慢吃,看著電視上那個口渴的旅人介紹苦艾酒。
與朋友約了一同胖譜,中飯時覺得我們真的老了。午後的街道充斥著我試穿過又被放回去的衣物。
回家前到大賣場,為下週的新開始採購。所謂的新開始不過就是帶便當到公司午飯。當然也帶了瓶苦艾酒。
下午一直想睡到晚上。原本兩個外出約也取消,散步到圓環還片,又借了幾部片:荒野大飆客、姨媽的後現代生活還有黑道家族第五季(一)。想起那位可愛姐姐說過,星期五晚上租片子AKA沒行情。
綠精靈在我面前,酒精與水的旋轉融合。CD映在灰色牆上是一彎彩虹。

相機掉了又如何?
自作多情也隨風而去。
詭異氛圍的辦公室,讓它兀自奇怪。
昨晚夢境裡出發旅行前才發現沒有簽證或是另一個夢裡寫著我掛掉的時間是三十九歲,也無須在意。

我只想向前看。
海綿寶寶告訴我,這是最後一次!

設定鬧鐘,十點整。晚安。

Wednesday, March 05, 2008

兜風


雖然放這張照片很像怪叔叔,但無敵青春已經從我身上退駕,跳躍的美眉 cheer me up so much~


二二八前晚因為需要友情的慰藉而去寶公館吃麻辣。
滾燙的鍋底散發的香氣和在嘴裡不同層次的嚼勁,陳年醋中和了辣味,麻辣鍋也中和了我那蠢蠢欲動的心。(是心嗎?)

看到了IWC三針一線錶,又見簡斂的白金婚戒。發自內心的祝福。

喝完茶與主人道別,夜半車少,我加速油門。
假日前的午夜
沿著信義路的施工紅轉燈一路奔馳。信義路、民權東路、光復北路這三條線畫出了我最近的基本生活領域。
出來交朋友或是搞曖昧,我很強調信義兩字。而在這充滿圍籬的大施工地上我驚覺:信義,與人愛,竟是反方向的平行線。
喔。我果然是丑角。

到家附近的小夜市買(會被當成宵夜的)明天的早餐,然後回到家。
師大到延壽街,二十分鐘。